14.33章(中) 传道授业-核动力战列舰

开元在线登陆 > 出笼记 > 14.33章(中) 传道授业
字体:      护眼 关灯

14.33章(中) 传道授业

        久蓝星为中心六百光年范围星图上,九大星座区域对“反动”“入侵者”都横扫过后,就要执行下一个阶段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转移。
       ~  a255星,代号为流苏的恒星的三光年外,那里是‘卢月星’,现在开始转移。
       卫铿:将上千个星球的有着‘抵抗文化’新文化社会群体迁徙出去,重构火焰文明!
       所以随着剑阵肃清太空干扰后,朔源方面囤积的太空飞船抵达了卢月星球上空。
       而在全球各大城市中,数个月之前,所有人员就开始统计如何迁移了。
       现在一整颗星球的人条件反射的在避难地点报道,然后乘坐火车登上了运输舰。
       卢月星上,负责监察的优诺,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时情况。
       …卫铿:该是作为家长来见一见这个嫁进来的侄孙媳妇了…
       在高耸的大厦下,一条条力场电磁轨道垂落下来,一个个方块运客箱,则是进入到了太空中。
       在这千道“通天藤”的背景下,在一座稍稍低矮的只有一百层的楼房中,两个人都留在这星球最高行政大厅中。一个是卫铿分体,而另一个是优诺,
       卫铿悠然的说道:“不需要问什么吗?别的星球上来监视我的人(久蓝星执法派),现在都在问了。”
       卫铿打开了一片色彩碎片云,这片云排列成鳞片,而仔细一看上面每一个鳞片都是一个界面,界面上都是其他星球上,久蓝星上看守者们正在和卫铿一个个分体见面的情况。
       当这个界面打开后,那边看守者们也通过这个界面能相互看到各个界面情况,他们现在都明白现在情况都是一样的。
       优诺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联系了久蓝星最高部门,确定无法接通后,她对此事情况了然,抬头对卫铿问到:“我们知道无法让您的意志改变,能和我们多说一些缘由吗?”
       卫铿的分体凝视着这个女孩,对她娓娓道来:“缘由吗,我早就说过了,但是你们久蓝星那些上大人们总是避而不谈。(卫铿做了个这可不怪我的摊手姿势)。他们不愿意相信可能性。”
       卫铿对着天空的移民飞船示意了一下后。
       卫铿:“那么我就只能动手,自己来完成了。”
       优诺顿了顿,她还是不理解。
       此时她视角还看不到星海大起义,在她看来,造反这种事情纵然主观上有千万种理由,但是事实上对人间来说是不可操作,会飞蛾扑火。
       卫铿这边了解到优诺思维,点了点头
       卫铿:没错,哪怕在星球文明时代,反抗上层也会有无数的天才飞蛾扑火,更何况是这个星空时代。但是“扑向看似不可撼动力量,从而粉身碎骨”,其实不妨可以从容面对。
       优诺更加不清楚了。
       卫铿看着她,叹了一口气:“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地球人价值观和应许星人价值观截然不同,我之英勇,彼之疯癫…
       曾几何时,卫铿也是很惜命,作为一个小人物坚决不冒头。
       第三次位面大战后,尤其是卫锵消失后,卫铿不知不觉中开始了无牵挂,举刀向前了。
       卫铿:“我是中人之姿,是最为大众的存在。在屠刀举着我头顶的时候,我还不清醒,那么我所在的世界就真的绝望了,因为英雄早就消耗殆尽,那些卑劣的已经成功将自己粉饰为光明。自己等不来英雄来为自己擎天,只能垂死挣扎了。”
       就这样,这个卫铿分体发了一小会呆后,暂时关闭了界面。
       然而卫铿对她笑了笑问道:“你喜欢乐笑天,是吧?”
       优诺神色一愣,随后是不自然的想结束这个话题,卫铿思索了一下,递给了她一个立方体,这是一个和她暗能同质吗,但是暗质要标准化要更加细致的,能量标尺系统。
       卫铿:“露蕾姆那儿有一个。现在给你也补一个。”
       整个无机之火团队中有这样一句戏称:露蕾姆有的,优诺必定是要有的。
       优诺微微一顿,没有接受,甚至因为这是给过露蕾姆后再给的她,所以她有些恼怒,但是紧接着卫铿就将她的恼怒化为尴尬。
       卫铿补充道:“不要和露蕾姆争,乐笑天和她之间,其实是远房兄妹关系。”
       优诺宛如雷击,卫铿接着补刀道:“乐笑天呢,只是想要不失公正的,帮助一下她,你呀,真的是妒心太强了。”
       不等优诺反驳“假消息”,卫铿直接打开了两人物质毛发,六级暗能者身上物质离体烧灼消失,这是很难收集的,但是卫铿大爷有办法,乐笑天那儿,卫铿传给了“膳**控”后,又安排了个澡堂,卫铿在对乐笑天表明,我是你大爷后,卫铿毫不客气的让他在澡堂给自己搓背,而他呢,卫铿也是拿到了他的毛发。至于露蕾姆(卫铿:“这个没必要详说”)。
       确凿的证据下,优诺一切反驳被遏住了。
       优诺想自辩解,但是随后对卫铿有了疑惑。
       卫铿露出了笑容:“我呢,也是远房亲戚,哦,落魄的时候,才来的。”
       优诺现在是知晓,那个灵性人偶和露蕾姆没发生关系,但是她当时查到的内容,的确是露蕾姆想要“解决最后的碳基躯体需求”。而现在,卫铿这么说亲戚,她表情古怪起来。
       卫铿不会给她质疑自己的机会,接着数落其他:“有点心机呢,的确是不错的。我挺赞赏的,但是,听我一句劝,在没有把握达到目的之前,不要暴露自己目标。对了,你的小心思只能用在你爱的人身上,而对于其他人,你得为善,多行不义,必自毙。”
       优诺看着手中的立方能量块,不知所措。
       此时空间场中,传来了与她暗能极为匹配的暗质波动,这对她进一步的暗能感悟非常有用,这一刻,她就真的和“见家长”一样。
       …家族大爷的威严是非常有效的…
       空间中,景谷雨顿了顿,但是她看了看白灵鹿,没有询问,但随后悄悄问了团队中另一个人,燕北香。
       燕北香一边收集星海资料:“哦,这个啊,他这家伙,对血脉是很护短的。
       至于“坏”,只要不是对整个文明(大义)犯坏,那么他都可以忍了,就像自家孩子熊,得打,得教,同样也得惯。”
       燕北香提供了,神州位面上的,卫铿教育卫齐贤的历史。
       景谷雨看到那皮带炒肉的资料:“只要不违背,最大可能性,就包容他人身边人小小的冒犯。”
       卫铿在三百光年星海的角落中对优诺的教训,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卫铿在该地区将自己人撤离后,然后制造“虚质量震荡”彻底堵死久蓝星上“北极喷射区”侵略军的后撤道路。
       …反观久蓝星那边…
       卫铿在和聚芒,以及调停会的人,谈笑风生中,狠手是在不断准备。
       这就是地球人的战争文化,打仗的时候可以逼逼,但逼逼的时候,手上的刀子停下来,慢下来那是大忌。
       尤其是卫铿出自大河文明,熟读近古历史,对调停的印象只有一个:你等待调停解决问题,那是你等待自己被解决。
       卫老爷心里逻辑:“调停,就是和稀泥的,那就是一群搅屎棍。正经人谁搅屎,我都是在牛粪中塞上鞭炮直接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qjh.com。

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山东2市纪委监委通报。
第五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大赛公告(第三号)。
16岁少女疑遭校园霸凌被轮流掌掴,官方回应「看世界·新闻早知道」。
台青谈大陆社会治理:全新认识经验可鉴。
“五育”并举,武汉工商学院举行建校20周年大会。
新疆逐渐普及“煤改电”民众取暖告别“烟熏火燎”。
/女炮灰她失忆了(慢穿)/满溢香/猛龙断空感/不法分子乱入/我有一颗扶桑树/月下的萤火虫。
/走错厕所,被高冷女教授误会了/月下柚茶/寒冬将至/十三幺了个幺/反派女配罢工了/山有狡童。
/桃红木/每天五百字/[杂漫同人] 虐花语三十题/离似寒/荒野直播:作精她爆红全球了/肖柒柒吖。
/花容飒飒/走取康老师由王国维《人间词话》关于?闹?、?弄?二字和?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点评导入学考复习之现代文阅读的艺术手法鉴赏题。
   2035年是出笼记市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市的目标之年,这也是一个让苏中人倍感亲切的历史节点。
出笼记,充分利用校团委、学生会的优势,进行全面动员,号召全体师生从现在做起,从自己做起,从身边的小事做起,养成良好的文明习惯。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