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4章 招展-核动力战列舰

开元在线登陆 > 出笼记 > 14.34章 招展
字体:      护眼 关灯

14.34章 招展

        宇宙中,真正的时空系七级暗能是非常罕见的,就如同造物系七级暗能一样。
       当年卫锵(弟弟)在六级暗能巅峰卡上了那一步,这就说明这绝非所谓人杰就能逾越的门槛。
       卫铿感叹:卫锵到死都没有让步,不愿意成为弱小的君王,以至于英雄消散。并非卫锵能力不够,而是他路线走错了。(这是哥哥对弟弟的评价。)
       卫铿虽然不是“天才”,但是所走的路线已经不是单一“天才”可以匹敌的。
       当海量的自我每一个个体,有着清醒的自我意识,且处理好了“社会化矛盾”,量变产生质变。
       卫铿:所谓“超级文明”,不是看最长的木板,而是让所有普通木板拼接都毫无缝隙。
       …卫铿:此时空系七级非彼时空系七级,,我搞的不是幽暗位面意义上的正统时空七级…
       久蓝星之战,卫铿筹算二十年的技术积累,一次全力释放。
       超量的时扭空扭之力释放,由于牵动了整个星海大片大质量天体。所以很快引起了“同类相吸”。
       在三千六百光年外,正在追寻一颗超级黑洞留下的“相对论喷流”某位时空暗能者,震寻(女),这团规模达到六千公里级别宝石晶体模样的时空战舰,察觉到了这出生“时空系”造成的星体扭动。
       震寻从临光速中脱离后,对着异常方向,辨别了一番后,喃喃确定道:“大范围能量凝滞,前方向量放射被压缩到近乎为零,时空系?嗯?!”
       震寻掌握着幽暗位面中最正统的七级时空系传承。这个传承来自于九千年前,别无二家,五千年前,她所在师门的攻克除了时扭和空扭体系后,将该项暗能推向顶级传承。
       而她现在看到星海这个新冒出的时空扭动,就如古工业时代,美国佬开着的f22都封存技术了,突然发现大洋彼岸j20一样。
       她立刻调转了自己的宝石晶体战舰瞄准了久蓝星方向。她的这艘战舰名称叫做“星河坐标”号,并且与此同时,刚好接听到了久蓝星上定明朝着她这个区域发送的“求助”通报。
       而由于她的到来,给卫铿在久蓝星之战中带来了,原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定明一直怀疑,塔西启舵是从震寻黑洞区跑出来…
       视角回归到久蓝星星域中,久蓝星行星宗主们,被绽放的青莲淹没。
       监察者集团中,白灵鹿感慨道:“幽暗位面的确是个大世界。”
       景谷雨:“嗯?”一直是不谦虚的白灵鹿,现在突然谦虚的赞叹这个位面,景谷雨不相信白灵鹿转性了。
       白灵鹿:“在空扭位面上,无人能看得到这个剑阵原理,需要观察的角度太多了,而这个久蓝星上,纵然比当初要复杂的多。”
       景谷雨明白,白灵鹿这是强调眼下这个技术还是来源于第二次位面大战时空战役上的技术。
       两位监察者现在确定,卫铿走出这条路,是代表着主世界有力量能够纵横这个大位面,但真的如此吗?
       …走到了高处,有高处问题…
       卫铿在给予久蓝星恒星打击后,同步是对聚芒动手。一道硕大无比的剑芒灌入“山河级”后。
       “山河级”战舰内的环境现在如同塑料筒套中充满了肥皂泡一样!这些有各种低阶暗能填充幻彩“肥皂泡”之间交接界面上,高阶嬗变暗能正在流动。
       旁白:泡沫钢可以较轻的质量,构建较高的承载力,这种高阶暗能呈泡沫包裹低阶暗能模式,是卫铿确定可以有效夺取大型战舰的省力模式
       而剑芒灌入后,原本环绕在山河级战舰周围的能量护罩消失不见。失去了这个护罩,夺舰的卫铿集群就能长驱直入。
       山河级别战舰内,进入卫铿们依靠着“泡沫”结构组成掩体城墙,逐渐涌入了各个区域,消除了的山河级内的各区域的抵抗。
       聚芒占据着主要光轴,似乎想要重新控制这艘战舰,但是,被肥皂泡般的场界层层相隔,硕大滚筒区域,丝毫不再接受他暗能。
       …卫铿:别人战舰就是香。…
       而在山河级别战舰周围的“北极喷射区”的主力舰,也都没有逃过卫铿攻坚战。
       在炽热金石号上,噬金咛和震微被力场直接按压在了墙壁上,五个能量化的卫铿直接当着他们的面,破译,不,是拆除了炽热金石号上原来的控制系统,然后直接“时空焊接”了己方的系统。相当于抢走了别人家的牛牛,换鼻环,打上新的烙印。
       卫铿一个分个体则是专门,来安抚“受害者”情绪。
       在大厅中,各个卫铿个体用冶炼暗能迅速控制各个结构,而在俘虏舱中,那个卫铿伸出手指,勾了勾噬金咛和震微的鼻子安抚到:“这里是我方控制区,接下来我会将你们放到氨合星,那里的折跃点会为你们打开。”
       氨合星是气态大行星,在久蓝星的第四十八轨道上。
       卫铿非常熟练的打开了星图,然后,教导他们如何从空间隧道中撤离到安全区域。
       噬金咛有些难堪凝视着卫铿:“你?这么喜欢抢我的战舰。”
       卫铿指了指一旁外面漫天的其他“北极喷射区”战舰,然后又指了指那艘“山河级”,说出了让噬金咛、掌微记一辈子的名言:“我不是只抢伱的,小孩子才会选择,我全都要。”如此言之凿凿,仿佛是预告片。
       话音刚落,又有几道“剑芒”灌入了所指向的这些战舰中。
       …马上要走了,能抢多少是多少…
       第五号行星轨道中,定明麾下的那些战舰,也被卫铿一股脑打包走了。
       定明凝视着恒星表面,这种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聚变,是以往战争的数千倍。
       他的脸上除了麻木再无表情。身后是被“切片”的卫星要塞,要塞被自身能量崩开后,再度靠拢在一起,轰然撞击中,出现了大量碎片。
       这么硕大的人造星体结构,撞击部位冒出了,剧烈的红色飞溅物,这些都是动能转化为内能的融化,一道道“血痕”蔓延在这个庞然大物上。
       卫星要塞纵然停止了燃烧,也将成为一摊废墟,因为各个结构不对称了,而这样高能物理结构最重要的就是要绝对对称,保持星球场能不会产生“共振”破坏。
       定明又看到了卫铿,亦或是说,卫铿一直是紧盯着他,每打一波结束,就来采访他的心得。(卫铿解释:“我这是边打边谈,以打促和”)
       以恒星为背景的,卫铿身体,背靠着无边无垠的台风尺度的莲花,朝着星空上遥遥一指,定明顺着卫铿指向,身侧三亿亿平方公里广阔的恒星表面,千条的光束如通天柱衍生到了太空,直至看不见尽头!
       卫铿:“我已经念旧情了”卫老爷此时打感情牌,强调自己和钲庭之间是朋友关系,所以第一次没有下死手。
       定明叹了一口气:“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听到这句话,卫铿笑了,在虚空中勾勒出一个躺椅,靠着坐下来,也送给了他一个:“如果我说,我抵达久蓝星的时候,就想过要做这些,你生气吗。””
       定明:“我俩有死结嘛?”
       卫铿:“没有。”
       定明:“那为什么?”
       卫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你在上面位置上是身不由己,不是吗?”卫铿看似善解人意的帮定明的错误判断找借口,定明越听越不是味。
       因为这个人这么理解你,然后表示劝不动你,最后给你挖了一个坑,现在又和掉入坑里面的你,谈“知晓你会犯这个错误,你犯这个错误不奇怪”。
       卫铿这是故意气人的,站在干岸上,装好人,装站在你这边。这是特地还他先前对自己的”妥善安排“。卫老爷多少有些心胸狭隘。
       定明压住火气打断卫铿的话,阴阳回应:“那可真的,对不起了!”
       卫铿笑了:“没关系,我现在不介意了。”
       卫铿平平淡淡的,反而是把定明弄得思绪混乱,卫铿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没关系,不介意”就一眼带过了,整个久蓝星自从建立以来最大的损失。
       定明现在欲哭无泪,在远方,那坠落火流星,是朝着他的生态海洋(花园)中砸。
       然而卫铿微笑,让他心头抽动,然而战前他代表久蓝星宗主给卫铿安排时,那可是是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都没有,只是一句“应该服从大局”。
       然而定明并不知道,卫铿的想要的回应的,并不是他的“对不起”、
       而是久蓝星在北极喷射区打了这么多年,重创了大量星球,“轻飘飘”让后方人不付任何代价的,用调停来解决问题!
       当可以“轻飘飘”一言定之的定明,遇到了卫铿掀桌子后的“轻飘飘”时,他才知道他自己的逻辑是多么的可恶。
       卫铿此时的表情撩拨对了地方,胜过一千一万句辱骂!
       这位久蓝星的镇守者遏制住了恼羞成怒了,重新聚集回理智说道:“如果我当初,坚持要保你,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结果?”
       卫铿瞥了一眼:“你?保我?你有那个坚持‘对错’决心吗?”语气平平淡淡,那股鄙夷,如同好酒,越品后劲越大。
       定明无语应对,的确,他守不住心中底线,那时卫铿很弱,看起来可以被安排,以及上层压力,那一条公正界限如何能维持?
       卫铿深深地总结道:“当生命,不再为可能性而战时,那是具有软弱性和妥协性的。我初来久蓝星,就明白这一点,所以,我和你逃不了的那个阵营,必然要在对立面上。
       定明叹了一口气。
       卫铿抬起了手,那第五号行星上,原本正在下坠的众多卫星现在凝固在搬空中,巨大的碎裂溅射也暂时被粘稠力场包裹,在二十秒的时间中,随着掌控时间的卫铿大发仁慈,灾难骤然停止了。
       卫铿对定明说道:“去吧,去救你的星球吧。但提示你一句,我的剑芒将持续绕过你的星球表面,你的折跃点中心已经被我攻陷了,短时间不要妄想。”
       卫铿召了一朵“莲花”闪烁出了物质束,这个物质束也贯穿了行星要塞的残骸,原本那些亏损的防御系统上内的高价值能量物资卫铿也都要通过这吸取。
       卫铿虽然让定明回去保护自己星球。但是刀子没有抽离。
       现如今整个五号大行星的磁场,被冶炼出来的针对性暗能,穿透出了一个大洞,定明返回了其中,却并没有敢填补这个大洞。
       …胜利者要有胜利者的姿态,定对错…
       与此同时,山河级别战列舰上也分出了胜负,卫铿抽调恒星光束主力,集中围攻的这艘山河级战舰。整艘战舰核心光轴如同被染色一样,从原本金色被染成了透明色彩。
       聚芒不想忍受奇耻大辱,试图摧毁山河级战舰,但是他几次能量爆发,都被战舰中充斥的“泡沫”排挤开来,他的暗能就如同一个“瘦子”和一个大屁股“胖子”抢座位,被一屁股挤开。
       最后在光轴上,聚芒是前后被卫铿集群一千六百人的一个旅给堵住了。
       面对这样围殴,聚芒想要干掉几个卫铿,但是卫铿集群不是虫群,相互配合火力压制下,任何一个都没有破,反倒是他暗能场被异常消耗。
       卫铿集群投射的这些火种暗能,能够快速转化聚芒的暗能,这是卫铿经过“冶炼”后武装。
       聚芒很快发现自己的暗能体系以每分钟百分之十的速度快速下降,大骇中意识到,卫铿集群这是要干掉他。
       …卫铿:当你赶走他,他会死战不退,当你要干掉他时,他溜得比耗子快…
       聚芒不得已化为光场海啸,沿着光轴朝着舰船尾部出口涌去,沿途中冲溃散了,大量的光轴上,卫铿布置的界面组合。
       但是他冲出战舰后,正好落入了一个空间收缩中。
       这是空扭位面十绝阵体系,利用空间波动,制造物质性质变化,能量模式转变,简而言之,就是用更高级空扭模拟各种暗能效果。
       这位高阶七级暗能者,想要冲出山河级的战舰,在太空中立足,但是他刚刚离开,山河级尾部的力场虫洞,没走多远就被山河级尾部虫洞启动黑洞吸盘,拽了回来。
       这艘山河级战舰十五光秒外,氨合星
       这个类木行星的行星环已经被卫铿集群占领控制,这个物质区被久蓝星剑阵放射夸颗流点燃。形成了一条条富含信息的能量工厂。
       氨合星上的环带放射出了,光丝延伸到了山河级别上
       这些光丝形成了对聚芒的锁链,
       “光丝”直径四百米左右,内部明显分层,最内部蓝色区域核子燃烧快速上升到三千万度。
       光丝摆动,纠缠的嘴中心随时可以完成几十亿度的点火。
       聚芒被缠绕越来越密集,只要他被覆盖,光丝密度到了坍塌的地步,(卫铿)就能来一波奇点爆炸,将把聚芒各个分子以光速抛射出去,散落几乎一光年外。
       …这赤炎环绕的场面,如同九龙火罩炼石矶…
       整个太空中一片安静,见过发疯的,但是没见过敢这样的。当着调停人员的面,要杀鸡骇猴。
       问题一下子来到了调停者面前,他们原本的沉默策略无法维持了。
       这时候常衡曦站了出来说道:“塔西启舵,够了,停手吧!”悠扬声音在外轨道上回荡。
       整个久蓝星,宛如目光焦距凝聚一样,锁定了常衡曦、
       迎来了卫铿的这凶光赫赫转身面向,常衡曦心里也打鼓。
       此时整个裁决厅内各个中立方都凝视着常衡曦。两秒后,空间中传来回荡:“嗯,是常衡曦老阿姨啊,好久没见啦。”
       听到卫铿的回应后,常衡曦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家伙能回应就可以谈判,只是“老阿姨”这个词,怎么听得有点那么怪异。只不过目前不计较了。
       常衡曦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想立威,和当年纹铁星那样,你已经做到了,如果你想要谈判,我想你可以提出要求。包括,你在久蓝星内长久获取恒星调控权限。目前,你没必要做无谓的杀戮。你要任性的话,不妨想一想焱耀(轻速亦)大人。”
       卫铿顿了顿迟疑问了一下:“那个,我问一下,你说的焱耀,是那个?(卫铿投射出了轻速亦的信息)”
       常衡曦怪异的问道:“你难道不知道,那位上位的姓名吗。”
       卫铿确定了轻速亦是被八级暗能者后,沉默了,这是绝对是在自己计算之外了。
       数秒钟后,太空炼炉中,分解掉了聚光的大半暗能后,卫铿放出了他。
       卫铿原本就是计划放的,用来对星海议会释放善意,而常衡曦主动对话,刚好是契合了自己计划。
       …在危机中第一个站出来说话,就是能做代表的。…
       卫铿对常衡曦悠然说道:“战舰都是我的。”随后指着久蓝星核心中出现了星际移民折跃点,“还有,我不在久蓝星逗留了,自此恩怨了结了。”
       常衡曦怪异的看着卫铿:“就这些?”
       塔西启舵直接把久蓝星核心区域全方位碾压,就最终是要离开?尽管是经过了纹铁星上那不可思议的事件后,常衡曦还是对卫铿的脑回路感到诧异。
       然而卫铿从不在乎常衡曦懂不懂,在和她完成对话后,顿时开始扬起了“旗帜”。
       …现在,卫铿想为此次大起义阶段性收尾…
       此时东风浩荡曲已经从恒星那儿传了过来。
       此时在星际议会那边的监控的卫铿开始言之凿凿宣布:“这场战争,你方强加于我的战争,是你们两个星体上掌握资源的阶层,为了争夺的一场狗咬狗的战争,大量人员伤亡,仅仅是星海最上方的一小撮人瓜分利益的筹码,
       今天他们的战争结束,为了不让他们瓜分,我打响了这一枪。”
       卫铿的语气慷慨昂扬,最终,双手向前,气势如托举恒星般,挥斥方遒:“今日我离开,我承载的文明将冲开一条路,诸位来日方长,还有种来剿我啊!”
       语毕,星海中意识到,这是一个“少年”。
       bgm:少年英雄
       作曲,令狐笑
       (本章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qjh.com。

湖北五龙宫遗址考古发掘成果发布。
应扫尽扫“场所码”他们想出这些办法。
问政回音|161路公交会延伸至怡濂苑吗?回复来了→。
招商轮船:子公司5000车级“长泰鸿”轮波斯湾航线首航,满载广汽、吉利、上汽等国产品牌汽车。
辽宁一事业单位人员是逃犯?知情人士:其已被刑拘,工资停发。
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保留市管企业正职待遇干部周瑞明接受审查调查。
将企业分班精准培育西湖区正发挥助企服务“西”引力。
双语宣讲进村寨,让党的二十大精神“飞入寻常百姓家”。
武汉地铁在建最长矿山隧道顺利贯通,19号线啃下“硬骨头”。
遭英国逼迫剥离股权,中企闻泰科技回应:不构成重大影响。
“河东东”“海营营”诞生记。
云南财经职业学院举办“学习二十大永远跟党走奋进新征程”文艺汇演。
华塑股份:就年产12万吨生物可降解材料项目与东华科技签署1998亿元EPCT总承包合同。
/我和九个倾国倾城的姐姐/郎中o/就不该相遇/灵楠/祖传商行系统/凤尔。
/重生之顾清/笨笨猫爱吃鱼/我可以在修仙界下载MOD/不吐墨的章鱼/白云无漾/温顺的蚂蚁。
/[网王/幸村]你似无意穿堂风/蓁兮/登天路1/北海巨妖??????? 两位校友以自己的成长经历,用精彩生动的语言,真实的事例,贴近学生、充满激情的叙述,做了树立正确目标、打好坚实基础、坚定自身信心,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努力进取的主题演讲。
滕老师用?竹子定律?解释自己能获得比赛佳绩的原因,竹子生长的前四年仅仅长了3厘米,从第五年开始就以每天30厘米的速度疯狂生长,正如她本人在平时的班主任工作中厚积薄发,积累了丰富的班主任工作经验,才能在比赛的10分钟内游刃有余。
4月14日上午,宁波市副市长许亚南一行莅临出笼记,检查学校开学复课工作的落实情况。
此次英语类比赛为出笼记艺术节增添了另一种色彩,扩大了艺术节比赛项目的参与度,也为同学们展示英语功底提供了机会。
由计票人发放选票,会员们按照规则填写选票,出笼记依次将选票投入投票箱。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